IPO扶贫:拟上市企业“移民”套利是否有密道?

2016-9-14 10:09| 发布者: 金资网| 查看: 107| 评论: 0|来自: 金资网| 查看评论


  “这个时候,多么希望自己身在贫困县…….”9月10日,华东一家拟上市公司董秘徐朗(化名)一连转发了5条关于“IPO扶贫”的新闻。他半开玩笑地说,“我查了下地图,其实省内最近的贫困县离我们公司不过百里”。

  百里路程与漫长等待

  百里的路程可能意味着IPO道路上长达几年的时差。徐朗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全国贫困县企业将适用“即报即审、审过即发”的政策出台后,他在公司保代、会计师和律师的中介机构群里开了场微信会议,讨论政策对公司上市进程的影响。“我们的第一反应是迁到贫困县区去,冷静下来后发现,可行性不高”。

  多位不同行业拟上市公司董秘向证券时报记者道出相似的焦虑。以9月9日披露的数据计算,目前证监会IPO受理首发企业787家,新股发行的“堰塞湖”正处于2012年以来的历史高位,按照现在的审核和发行速度,正常排队企业都面临着漫长的等待。

  支持和争议,忧愁和欣喜交织下,新政带来的影响正持续放大。本身注册地和主要经营地就在上述贫困地区的拟上市企业及他们的投资方中得头彩。对徐朗这样不在“绿色通道”中的拟上市公司董秘来说,他们担忧审核发行节奏会因“插队”者变得更缓慢。中介和投资机构则在摩拳擦掌,试图在贫困县区中挖掘出一条通往A股市场的黄金之路。

  部分IPO审核或创“光速”

  证券时报.e公司统计发现,全国范围内只有包括河南壶化集团、森霸光电、安徽华业香料、集友新材料等少数几家已报会企业可藉此直接进入“IPO绿色通道”,实现“即报即审、审过即发”。

  “运气好,算是抓住了机遇”,金通安益投资管理公司执行总经理、资深投资人储节义称,后续将对贫困地区倾注更多的注意力,挖掘当地拟上市企业资源。

  近年来,金通安益投资多家拟IPO企业,位于安徽潜山县的华业香料可能会“意外”成为最早“开花结果”的一家。根据华业香料2016年6月正式向证监会申报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金通安益在去年11月投资了华业香料。假设在“绿色通道”落地后华业香料上会并顺利通过审核,那么华业香料可能将以2015年10月接受券商辅导、2016年6月报材料,2016年内过会发行,创下1年左右完成从辅导到上市的“光速”——这在IPO审核收紧后的近几年极为少见。

  资料显示,除了华业香料外,安徽集友新材料在今年6月预披露首发招股书,位于河南的壶化集团、森霸光电,分别在2015年5月和11月正式进行了IPO预披露。

  “我也是通过新闻才知道这个消息”。一位已预披露的贫困区域在会企业董秘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公司对政府给予贫困区域企业的扶持政策感到欣喜,但目前还没有收到相关部门的正式通知。亦有相关企业的保荐人代表回应称,“对公司来说肯定是利好,但到底怎么实施还不清楚”。

  如果考虑已有700多家企业已入上市辅导期,加上一些拟从新三板转至主板或中小板、创业板的企业,IPO“后备军团”还是有一些贫困地区的“原生”上市公司。但从整体上来看,目前贫困县的IPO存量资源并不多,也印证了目前国内贫困区域的经济和产业发展之艰难。

  多位市场人士认为,考虑到“注册地和主要生产经营地均在贫困地区且开展生产经营满三年、缴纳所得税满三年的企业”即可享受免排队特权,会有一些贫困县的企业会加快上市步伐“搏一把”。考虑到改制和辅导期需要时间,从2017年起会有更多的贫困地区企业发力资本市场。考虑到规模和利润制约,预计冲刺中小板或创业板居多,对主板影响稍小。

  迁址“套利”没那么容易

  对于徐朗等已报会的公司来说,放弃现有的排队,改走绿色通道并没有什么可行性。“如果只是为了不排队换注册地撤材料,今年开始起开始去贫困县征地、办注册地迁移,明后年重新报材料重新排队,不一定真省时间”。更重要的是,如果要为当地创造2000万税收,意味着需要将经营实体搬过去,除对生产经营管理和企业损益造成影响,还要考虑拟迁入地的资源、产业链和配套等因素。

  多位券商、拟上市公司和投资机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想迁址的企业来说,首先得满足:

  “注册地在贫困地区、最近一年在贫困地区缴纳所得税不低于2000万元”的硬性规定,是个难以迈过的高门槛。

  这应该是监管部门深思熟虑后划定的标准。我国企业一般以企业登记注册地为纳税地点。

  “按照所得税25%的法定税率来算,纳税不低于2000万,差不多一年净利润8000万;如果高新企业享受15%的所得税优惠,每年企业的净利润需要达到1个亿以上的小目标”。

  一家新三板企业的董事长算了笔账,即使目前公司整体迁过去,未必能满足这个目标。

  但在部分市场人士看来,这实际上为盈利能力强、资产轻的现代服务业公司开了口子。比方说,一些券商或互联网企业对主要生产经营地什么没有特殊要求,“人才是核心资源,去哪儿办公无所谓”。此前若是急于借壳上市,不如现在通过注册地迁移或新设分公司的情况进驻贫困区,推动就业、贡献税收,拉动当地经济增长。

  至于通过在贫困区域当地收购一个“壳”公司的方式走绿色通道,则需要精挑细选一些产权明晰,历史清白的“壳”。

  1、 拟上市企业和“壳公司”的主营业务有无相关性

  2、 实际控制人是否发生变更

  3、 重组对发行人资产总额、营业收入或利润总额的影响

  这些都会是IPO中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比较好操作的方式是,集团公司中有子公司较早设立在贫困地区,以子公司为上市主体,吸收合并其他资产进行IPO。

  实际上,国内对新疆、西藏等西部企业早有“IPO绿色通道”,但此前出现并未拟上市企业迁至西部谋上市的的先例。“可能新疆西藏是对大多数企业说太远了,这次大规模放开到592个贫困地区,迁移的操作难度降低很多”。

  有资深投行人士向记者表示,“各地方政府对公司上市的鼓励和扶植力度都不同,涉及税收支持、费用减免、土地优惠或融资支持等多个方面,为上市而迁址的事情并不新鲜”。他称前不久还曾协助一家企业为冲刺IPO而变更注册地至安徽某市,“早知应该向贫困县迁移”。

  但对大多数企业来说,注册地迁出并非易事。有医药类拟上市公司董秘告诉记者,作为当地重要的税源,即使迁移到同属一市的贫困区邻县,需要至少市级以上的政府部门来协调,跨市迁移至少需要省级政府部门来协调。另一家进入辅导期的董秘也表示,虽然公司资产比较轻,但于情于理都不能迁址到外市去,“本地政府这些年来给了很多的支持,不能为上市而上市”。

  政策延续性是个问题

  尽管感觉IPO“绿色通道”对公司上市的影响未必立马显现,但徐朗的忧愁难以消解。他认为,考虑目前有超过700家的辅导企业作为IPO后备军,到2018年左右,可能会出现一批“移民”至贫困地区的企业冲击上市。若证监会为避免造成新股大规模扩容而持续控制发行节奏,走绿色通道的多了,“普通通道排队的进度会不会更慢?”

  南方一家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据他们初步预计,通过迁移方式走“IPO绿色通道”的企业不到拟上市企业的5%,“如果能实现2020年贫困地区迈入全面小康的战略目标,这个政策能不能延续,也许又是个问题”。

最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